排行榜
| | 注册 |
播放记录

您尚未看过任何视频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情色 > 情迷小晚香3

2021-02-11 04:58:51


看他心疼的模样,让她揪疼了心,怒气也消了一半。“嗯……”她温驯地倚靠在他胸膛上低喃著。

他爱怜地轻语,心中盈满不舍,“擦过药了吗?”

“方才小翠帮我擦了药,现在比较好一些,别担心了。”她的小手环住他的窄腰,小脸在他硬实的胸膛上磨蹭著,乐此不疲。

“你受伤了,我可是会心痛。”看她恢复温驯的娇态,他说著邪肆的话语,寻她开心。

“讨厌啦!”她巧笑著,漂亮的杏眼眯成一条线。

他暗自苦笑,这小女人的心思,真是令人捉摸不定。

“好了,方才在气什么?”他可没忘记刚才的事。

她难为情地红了脸,刚刚一时失去理智,才会对他乱发脾气。“好嘛!就是……小翠跟我说了一件事。”

“嗯?”他微微挑眉,等她说下去。

“唔……嗯……”她红著俏脸,支支唔唔的。

“这么难开口,那就算了。”抱著她的大手开始不安分地探索。

“哎唷……不要闹了,我说、我说嘛!”她按住他的大掌。难掩酸气地问:“那个鲁秋蝶喜欢你对不对?”

原来这个小女人就是为了这件事在闹别扭,真可爱!

“呵!你在吃醋?”他收紧抱住她的力道,充满男性魅力的气息喷在她的耳窝处。

“我才没有!”她红著娇颜,闪躲他的攻势。

好痒……他的手好像火焰一样,在她身上点燃情火。

他正了正脸色。“她是喜欢我。”

“那你还……”他既然知道,还让鲁秋蝶跟在身边?

“嘘……”他将指尖抵在她微张的樱唇上,来回抚弄著。(情迷小晚香)

“那又如何?我从来没把她当女人看待。她从小就没别的玩伴,所以才会这么黏我,况且她的年龄也不小了,总要嫁人。

待在府里的日子也不久了。”

他搂著她,轻声哄她,“别再为了她伤神了,嗯?”

她轻轻点头,被他的甜言蜜语哄得心花怒放。

“现在该你安抚我了,小雁儿。”尉元庆眼眸转深,勾起一抹邪气的笑,因她而染上情欲。他永远都要不够她!

此时,这个天之骄子的心里再也容不下别的女人,殊不知,屋外晦暗的角落里站著一个女子,正在偷听两人的对话。

女子不自觉地握紧拳头,月色照在她充满妒意的侧脸上。

更显阴沉。

房里不断传出两人嘻闹的笑声,他们的恩爱耳语刺激了女子,让精心描画的浓妆也掩盖不了狰狞,她转身拂袖而去,没有惊动任何人。

浓厚的乌云渐渐掩住美丽的月色,四周暗得有些诡谲……
第四章
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心系尉元庆的鲁秋蝶。

回到房里的她一夜未眠,一个人坐在椅子上,不停地低咒著。

“可恶的姬雁儿!”她气炸了,越想越不甘心。“平常要不是看在爷儿老是护著你,我早就修理你一顿了!现在越来越过分,居然犯到我的头上。”

她喃喃自语,越想越火大。“我不会让你这么好过的,姬雁儿!”握紧的手猛然往桌上一拍。

她重重咬著牙根,站起身,像一阵旋风似地跑了出去。

天方亮,姬雁儿主仆两人早早梳洗完毕,出来散心。

“小姐,你今天心情特别好呢!”

“对呀,今天的天气真暖和,让人心情也开朗起来。”姬雁儿坐在观景亭的石椅上,纤手半掩在眉间,挡住有点刺目的光线。

“我看啊……小姐才不是因为天气好才这么开心呢!”小翠促狭地掩嘴一笑,转身拿了一点木块放在姬雁儿的怀炉里。

“哦……那你说说看,是为了什么?”姬雁儿把小手轻轻靠在怀炉上取暖,等小手温热后便放在冻红的两颊上,“呼……好暖。”

“是因为尉主爷的疼爱,才让小姐这么开心吧?尉主爷真的对小姐很好呢!平常尉主爷总是冷冷的,可是遇到小姐就完全变了个人似的。”

“他当然要对我好罗!不然我才不理他。”被爱情滋润的姬雁儿越发娇艳,好像一朵绽放的海棠花,如此动人。

“小姐,你看,那不是鲁秋蝶吗?”小翠指向亭子的下方说道:“她怎么看起来很生气的样子啊?整个脸都变丑了。”

又瞥了一眼,小翠觉得鲁秋蝶真是个可怕的人物,还是小心一点才好。


姬雁儿和小翠互看一眼,同时觉得有种来势汹汹的感觉。

鲁秋蝶走上亭子,指著姬雁儿说道:“你给我起来!”

“鲁小姐,你怎么了?不要这样……”小翠张开双手挡在姬雁儿前头,语气微颤。虽然害怕,可是她一定会保护小姐的。

“死丫头!别碍事,闪一边去!”鲁秋蝶踢了小翠一脚,把她推开,然后野蛮地拉起姬雁儿。

姬雁儿来不及防备,放在身上的怀炉掉落在地上,发出一声巨响。

“哎唷……”小翠跌在冰冷的地上,惨叫了一声,痛死她了!

“你做什么?怎么可以伤人呢?”

看到小翠皱起眉尖的痛苦表情,姬雁儿心疼不已,急著想要扶起小翠,却被鲁秋蝶抓住了手,使劲一拗……

“好痛,你放开我!”姬雁儿咬著唇,眼泪夺眶而出。

“哼!我才不放,你说放我就放吗?你以为你是谁啊!我可不是你的婢女,为什么要听你的?你以为这里是你当家做主吗?我啊……就是要你痛!”

鲁秋蝶阴沉地靠在姬雁儿耳边说道,她最讨厌这种表面装柔弱、暗地里却破坏她好事的女人了!偏偏主爷还哄著这女人,更让她心痛!

她只爱主爷一个人啊!有记忆以来,她就已经爱上他了!

为什么?这太不公平了!是她先爱上主爷的,不是这个女人!可是这女人却不费吹灰之力就夺走她的希望,教她情何以堪?

从辗转的思绪回过神来,鲁秋蝶恶狠狠地问道:“为什么你要搞破坏?”

“什么?”姬雁儿气虚地问著,被抓住的手腕发疼,鲁秋蝶像要把她捏碎一样,让她连甩开的力气都使不出来。

“别装蒜了!昨天你对主爷说的话,我都听到了。”

“什么……你偷听我们说话?”

鲁秋蝶眯起尖锐的眼,“不然我怎么会知道你如此可恶?”

主爷风流惯了,他一定只是尝个新鲜,这女人以为她能受宠多久?爷儿疼爱一个女人的时候,会对她好到骨子里。可一旦兴没了,就冷情地抛开……她在爷儿身边这么久了,怎么可能不知道?

“你才是小人行径!为什么偷听我们讲话?”姬雁儿气极了。

鲁秋蝶怒道:“要不是我刚好经过,会知道你怎么搞破坏吗?”

姬雁儿也没这么好欺负,她回嘴道:“那都是事实啊!”

既然鲁秋蝶都找上门了,干脆就来讲清楚!她也不想再看到鲁秋蝶围著庆哥哥打转了,光是想到那个画面,心窝就揪成了一团。

“昨天庆哥哥怎么说的,你都听见了,你就放弃他吧!”

“他是不可能喜欢你的。”鲁秋蝶幽幽的语气中带有一丝坚定。

她外表虽柔弱,可却有一颗坚韧的心,为了捍卫自己的爱情,她不会轻易退缩的。

抓著姬雁儿的手渐渐收紧,鲁秋蝶的脸上变化万千,有不甘心、也有怨慰,抿紧的下唇微微抽动,没办法反驳姬雁儿的话。

她的指甲深深陷入姬雁儿细腻的肌肤里,怒气加剧。姬雁儿痛缩了肩头,咬了咬牙,不想示弱,又挺直了身。

“就是说嘛!尉主爷对你没意思,他心里只有小姐一人而已。”小翠一拐一拐地走过来,用力拍掉鲁秋蝶的手,“小姐,你的手没事吧……天啊!都肿成这样了。”

小姐的手被鲁秋蝶尖锐的指甲掐得瘀紫,好好的纤纤玉手……

天啊!小姐真是太不懂得保护自己了,尉主爷看到这伤痕一定会大发雷霆的!鲁秋蝶平常欺负她也就算了,忍一忍就没事了,但她居然敢伤了小姐,她怎么能放任不管?

小翠一副母鸡悍卫小鸡姿态,举著手,气极地说:“你这女人,你根本就配不上尉主爷,少在那里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

她大口换气后又说:“我家小姐将来会是这里的主母,你居然敢以下犯上?!”

姬雁儿听到小翠口不择言的气话,连忙阻止,“小翠,别说了!”这样太伤人了!喜欢一个人是没错的……只是鲁秋蝶爱错人。

“小姐,她就是看你好欺负,现在我才不让她呢!”小翠站在鲁秋蝶面前,挑衅地抬起脸直视著鲁秋蝶。就是从来没人这样跟鲁秋蝶说,她才会如此目中无人,她今天豁出去了。

“没你说话的份,滚开啦!”鲁秋蝶又推了小翠一把。

眼尖的小翠早就料到鲁秋蝶会有此举动,机灵地旋开身子。

不料,鲁秋蝶扑了个空,一个步伐不稳,往前面的楼阶倒去,“啊……”

“天啊!”姬雁儿惊呼一声,下意识地伸出手想要抓住鲁秋蝶往下坠的身子,却落了空,眼看鲁秋蝶摔了下去,发出一声巨响。鲁秋蝶一动也不动地躺在地上,吓坏了主仆两人。

“小翠,快去叫人来,快点!”姬雁儿赶紧跑了下去,想要扶起鲁秋蝶。

“我的脚……好痛!”鲁秋蝶痛叫著,仍不忘推开令她讨厌的女人。“别碰我!”

“别这样……你都受伤了。”姬雁儿轻柔地说,虽然她不喜欢鲁秋蝶,可是也不能放著她不管呀!鲁秋蝶看起来好像很痛苦,站都站不起来,却不让她靠近……

“哼……”鲁秋蝶冷笑一声,不悦地挥开姬雁儿的手。不需要她假好心!

么会变成这样?姬雁儿心中的不安蔓延开来。虽然她没有错,可是会发生这种意外也是因为她的关系,思及此,罪恶感就涌上心头。

姬雁儿微蹙著眉心,心想小翠怎么这么慢,“你忍著点,我去找人来。”

孰料她一转身,就撞上一堵厚实的人墙。

啊……好疼!她摸著被撞著的俏鼻,抬头一看,尉元庆就站在她面前……他什么时候来的?

她心中的不安扩散开来,双手越发湿冷。

尉元庆看到倒在地上的鲁秋蝶,眼眸中闪过一道精光,“这是怎么回事?”

姬雁儿正打算开口时,鲁秋蝶却抢先说道:“都是我不好。不小心跌了下去。您千万不要怪雁儿小姐!”

方才,她就是瞧见尉元庆走过来,所以她才故意跌了下去。

这样说的话,肯定能让主爷以为是姬雁儿推她下去的!

尉元庆沉著脸没有答腔,暗藏精锐的眸子看了姬雁儿一眼,然后就抱起受伤的鲁秋蝶大步离开。

鲁秋蝶轻轻靠在尉元庆的肩胛上,对上姬雁儿惊慌的大眼,露出一抹诡异的笑。

“庆哥哥……”姬雁儿心口一紧,他该不会相信鲁秋蝶的话吧?

一定是的!他怎么可以连问她一句都不肯,就这样走掉?

姬雁儿咽下苦涩,不让委屈流露出来。

“小姐!小姐!我带人过来了。”小翠带了两名男丁过来。却没看到受伤的鲁秋蝶。“咦?人呢?”姬雁儿默默无语,心魂游离,迷蒙的双眼望著尉元庆离去的方向。

她的心好疼……

鲁秋蝶忍不住掩手一笑,这可是主爷头一回踏进她的闺房呢!

“我的乖女儿,伤得严不严重?”鲁老焦急地检视鲁秋蝶的伤势。鲁秋蝶静静躺在床榻上,接受老大夫的看诊。虽然脚伤隐隐作痛,可是她的脸上却有得逞的微笑。

只要主爷在身边关心她,一切都太值得了。

“爹,别担心嘛!应该不碍事的。”她柔柔地拉了拉父亲的衣袖。“多亏主爷抱我回来呢!”鲁父方才急急忙忙冲进来,经她一说,这才发现主爷的存在。

“多亏了主爷。请问发生了什么事情?蝶儿怎会从楼梯上跌倒?”

尉元庆半掩著眼眸,不发一语,让人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鲁秋蝶连忙抢著说道:“是我自个儿不小心摔著,爹别大惊小怪嘛!”

“怎么连自己都照顾不好?”鲁老抚著女儿的头,担心地说,然后转身又说:“主爷。真是麻烦您了。”

尉元庆负手于后,似笑非笑。

老大夫仔细看过鲁秋蝶的脚伤,起身说道:“姑娘暂时不能走动,尽量让她在床上休息。”

“听见没?不要像个野丫头到处惹事。”女儿的行径,鲁老清楚得很。“随老身去抓药吧!”老大夫背起药箱。

“好的,麻烦多关照了。”鲁老客气地哈著腰,跟著老大夫出去。

大夫和鲁老出去后,房里变得有点沉闷,主爷从抱她进来后就没说半句话,让鲁秋蝶有点坐立不安。

他该不会知道了什么吧?就在此时,小翠轻轻推开了门,探头一喊:“鲁姑娘,我家小姐来看你了。”

姬雁儿踏进屋子,美丽的面容有点发白。鲁秋蝶看到她进来,脸上表情骤变。

瞧了主爷一眼,她还是只能佯装笑脸,“哎唷,姬小姐怎么来了?”

“看过大夫了吗?”姬雁儿雪白的贝齿咬著下唇,步上前去。“你的伤……有没有大碍?”她垂著脸低声问道。

“嗯……刚才请大夫来看过了,要我好好静养。”鲁秋蝶勉强一笑。

快离开她的房间!她一点都不欢迎她,少在那儿猫哭耗子了!她抬头看了主爷一眼,果然,他的眼神马上就转到姬雁儿身上去了。

“嗯……那你好好休息。”姬雁儿尴尬地点了点头。刚刚指著她大骂的人,现在却变得如此和善,让她心中笼罩著诡异。

她偷偷瞄了旁边的尉元庆一下,下意识地咬住下唇。

“我不打扰了。”她嗫嚅地说:“改天再来看望你。”

尉元庆从姬雁儿一踏进门,邪肆的眸子就紧盯著她惨白的丽容,俊美无俦的脸上闪过一丝心疼的痕迹。

见她作势要离开,他倚在床柱边的大掌突然拽住了她,然后便往外走。

“主爷……别走啊!”鲁秋蝶焦急地喊叫。尉元庆头也不回,如一阵狂风,没人能掌握他。


门外,两人的身影亲密地交相重叠。

尉元庆将姬雁儿锁在屏帐和自己之间,阴郁地看著她。

“为什么不看著我?”他一手抵在她的脸旁,低沉地问她。

“我没有。”姬雁儿摇头否认,语气微颤。他的身影完全笼罩住她,令她感到沉重的压迫感。

“爱说谎的小骗子!”他深沉的脸庞逐渐放大,越靠越近。

姬雁儿脸儿一红,又羞又气,说不出话来。尉元庆嘴角一撇,低柔地笑了。听到他扬起的笑声,她缓缓抬起泛红的脸蛋,满是疑惑。为什么他还笑得出来?他不是误会她了吗?

看她的表情,尉元庆就知道她在想些什么,真是单纯的小女人!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他一派轻松地说。

这个该打的小女人!总是胡思乱想。那点小把戏,他若分辨不出来,怎能有今日的成就?

“什么?”姬雁儿水汪汪的大眼一眨一眨,瑰红的小嘴微启。

她晶莹的眸子总是在勾引他,让他心动不已;而红艳的唇瓣则是罂粟花,那致命的毒药,他却甘愿摘取她的甜美。不可自拔地迷恋。他猛地拉过她的身子,狠狠吻住她冰冷的双唇,粗暴地啃咬她脆弱的唇瓣,阳刚的男人气息充溢在她的呼吸之中,让她躲也躲不开。

“唔……痛……”他封住她的叫喊,用力握住她的小蛮腰。

防止她企图逃离的举动,狠狠地掠夺她的唇,直到她变得柔软,才满意地松开。

薄唇上沾了有如樱色的鲜血,他半掩著眼睑,伸舌舔舐那腥甜的味道,露出邪气的微笑。

“你……你做什么?”她张著绯红的唇瓣,抚著胸,大口大口地喘气。他邪肆的俊脸玩世不恭,比女人还要妖艳的眸子紧盯著她不放,让她心跳不已,觉得自己好像待宰的羔羊。

他低柔地说:“这是给你的惩罚。”然而他真想把她锁在怀里,用力打她的俏臀,直到她求饶。(情迷小晚香)

可是,打在她身,会痛在他心。

“罚我什么?方才是她自个儿跌下去的。”姬雁儿垮下了睑,委屈地说。他撇嘴又说:“你是该罚!谁教你对我没有信心,总是惹我生气。”

“啊?”他说什么?

“我知道她是存心做给我看。”尉元庆原本吊儿郎当的神态一变,不在意地哼道:“我不想拆穿她罢了!”

啊?她真不懂他在想些什么?她一想到刚才,心就好痛好痛,怕他真的误解她了。尉元庆精敛的眸子一掠,仿佛看穿她拘想法,他顿了顿,“想知道为什么?”

姬雁儿点了点头,“嗯……”她心想,他深沉的心思,永远让人看不透。

“呵!她摆明儿要我误会,我怎能让她失望呢?”尉元庆挑起剑拔的眉,一丝玩味的诡笑蔓延。“不觉得有趣吗?”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姬雁儿没问出口,怯怯地瞧著他深沉的眼,从心里泛起一股寒颤。虽然自己和他如此亲密,可是她真的一点也不了解他,这也是让她最感到害怕的。

庆哥哥总是带著文雅的微笑,可是却有种疏离的冰冷感。

这个倨傲的男人,她能拥有他的真心吗?如果此刻的幸福是梦,能不能不要醒来?
第五章
卧榻上躺著一个半裸的女子,以柔媚化解了满室的阳刚。

男人手拿著倒满甜酿的酒樽坐在床沿,勾人心魂的凤眼带有一丝诡谲,神秘的气息令她心神荡漾。

他微扬的唇缓缓饮下那杯香甜的美酒,修长的手勾起她的巧颚,张唇吻住她轻启的樱口,绵密的细吻落下,不失温柔。

让她口中盈满他的味道和酒气,恁地醉人。

“好喝吗?”尉元庆抚摸著姬雁儿血色的唇瓣,上面沾了溢出的酒液。

她点了点头,吐出粉嫩的舌尖舔了舔唇瓣。

她全身放松,没有察觉到男人邪恶的意图,一步步掉入他的陷阱之中。

而她下意识的舔唇,对男人而言是最缺乏抗拒力的春药,也点燃了尉元庆最原始的情欲。

“那就多尝几口。”他不安好心地说,邪肆的眸子藏著一丝诡异,让人难以察觉。

他随性地丢开酒樽,拿起半满的酒壶往嘴里倒,酒液沿著唇角缓缓流下,浸染了他的胸膛,更显出放浪不羁的模样。

他擒住她的娇颜,猛然把她拉进怀中,狂狷地堵住她的小口,再度把酒酿喂进她的口中,灼热的液体顺著胸口一路蔓延,熨烫了她的小腹。

她的小脸酌红,大眼迷蒙,头有点晕眩,别过红颜避开他俯下来的吻,她不能再喝了……会醉的!

“我不要喝了。”她抿著唇拒绝。

但他却不让她逃,转过她的脸,落下炽热的唇。他不许她拒绝,这是给她的惩罚,只要对他的心意动摇,他就狠狠地惩罚到让她明白为止。


“唔……”她口中都是他霸道的气味。

她真的醉了,庆哥哥怎么有这么多分身,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他?

她伸手一抓,却扑了个空。

他菱形的唇角微扬,大手覆上她的玉手,“我在这儿。”

她醉颜娇酣,流露出小娃儿的稚气嘟嚷道:“庆哥哥?你是庆哥哥吗?不对……他比你好看多了!你是谁啊?”

她语无伦次,充满雾气的醉眼看不清楚眼前一直被她放在心上的男人。

他忍不住低笑,这个小女人居然认不出他了?

笑容冲淡他的不悦,但他还是不能原谅她。居然胆敢有闪躲他的念头,都怪他太放纵她了!

“你说呢?我是你的男人。”拽著她的手放在他性感的唇上,一字一句缓慢地吐露情话,以手绘唇,湿热的气息搔痒著敏感的指尖。

“嗯……我的男人……庆哥哥……嗝!”

姬雁儿忍不住打了一声酒嗝,惹得尉元庆轻笑出声。

她迷蒙的双眼定住,突然以两手捧著他俊美无俦的脸,靠近一看,像被下蛊般地痴痴望著他。“庆哥哥好漂亮哦!”

他听见她脱口而出的呢喃,忍俊不住地嗤笑出声。她可真会打击他的男性自尊,没有一个男人会想听到这种称赞的!

“也只有你,才会说男人美丽。”他扬起一抹危险的笑,一个张口,便吮住她纤长的指头。

她敏感地感觉到暖热的灵舌正在舔吻她的指尖,像在舔食可口的糖葫芦一样,舍不得一下子吃完地细细品尝。

她想要抽回手指,受不了他太过煽情的挑逗。

他握住她想逃的白玉小手,带著烫人温度的唇狠狠咬了她一口。看到这敏感的小家伙吃痛地缩了肩头,却不敢再把手抽回,他才满意一笑。

“你无辜的眼神,只会让我更想吃了你。”语毕,邪恶的大手开始扯掉她身上所剩无几的布料。

“庆哥哥……你要做什么?”她摇一摇晕眩的脑袋瓜子,看著自己被脱光的身子,羞涩地蜷曲成一团。

“我要你。”他俐落地把身上的衣袍也脱了下来。

两人的衣服交叠散落在地上,正如床上亲密的男女。

他的手指好像带有火苗,他十分了解她的敏感点,每一个被他抚过的地方都点染最原始的情欲,让她轻吟出声。

“喜欢吗?”他磁性的嗓音变得沙哑,炽热的凤眸被情火染上一层欲色。

“唔……不可以!”她不停扭动。

她的确是动情了,期待他的占有,可是……今晚不行啊!

“不许你拒绝,我要让你不敢再胡思乱想!”

姬雁儿望著尉元庆幽深的眸子,那里面隐含著不悦。她明白自己惹怒了他,他全身上下散发出迫人的力量,令她感到些许的害怕。

邪恶的眼神直盯著她,就快要将她焚烧殆尽……

可是她的不安,他明白吗?他总是把自己的心思藏得好好的,让她难以靠近。

尉元庆发现姬雁儿心思飘忽,感到更加不悦。

她别过脸去,知道他是认真的。“不行……啊!”

他的手毫不怜惜地抓握她的嫩乳,两手轮流玩弄著她的丰腴,看著她美丽的胸乳变了形状,仿佛胀得更加饱满,“口是心非的小骗子!”

“人家没有……”她掩眸否认。

“都快握不住了。小浪娃。”大手用力捏住,软腻的乳肉溢出。

他紧盯著迷人的胸乳,挺翘的乳尖引诱他的垂怜,他伸出两指拧住粉嫩的乳尖,一个拉扯,美丽的蕊心更加绽放、发硬。

姬雁儿忍不住拱起身子,不由自主地贴紧他精壮的体魄。

乞求更多的抚慰。

坚挺的双峰、不堪盈握的小蛮腰、湿润的黑色丛林,躺在他身下的赤裸女妖不停扭动,激起他嗜欲的本能。

他俯身吮吻她绽放的蓓蕾,惹得她尖叫出声。“啊……”

他灵活的舌头轻轻抵在乳尖上,以折磨人的缓慢旋律来回逗弄,敏感的乳尖越发红艳肿胀,从顶点传到全身的刺激,让她绷紧了娇躯。

他另一手也没停歇,粗砺的指腹揉拧颤抖脆弱的乳首,蛮横的掠夺中带著一丝温柔,如同他对她的宠溺。

她好像寒风中微颤的花朵,娇弱而令人怜爱。

她被他高超的爱抚技巧玩弄著,天生的媚骨被唤醒,体内缓缓流出一股湿滑,弄湿了腿窝,更滴落在精致的被褥上。

“嗯……唔……”乳尖充血紧绷,又麻又痛的触感,让她不住甩头。

“都变硬了……还说不要?”

她低垂的颈子闻言抬起,偷觑自己嫩乳上绽放的红艳乳果,上头还残留他湿亮的津液,像被香甜的蜂蜜浸渍过一样。

看到此景,她酌红的小脸更加发烫,呼吸急促,两颗挺翘的蓓蕾颧巍巍的……

“你的小穴也湿了……”他偏要逗她,看她不知所措的样子。放肆的大掌覆盖住她的私处,用炽热的温度抚摸美丽的丛林。

“不要说了。”她双手掩目,全身泛著瑰红的颜色。

“你也想要我。”他语气坚定地说。

她无法否认,可是……会怀孕的。

她算过,再过不久她即将来潮。以前听嬷嬷说过,女人来潮之前,绝对不能和男子做那件事,不然会有孩子的……

孩子……想到自己可能孕育著联系著他与她的宝宝,她的眼神变得柔软,却在下一瞬又转成晦暗。

他爱她吗?他会想要她的孩子吗?

想到这里,她下意识地推开他,“不可以!”

尉元庆立刻压住她想要逃开的身子,喝醉的她全身无力,根本抵抗不了,马上就软绵绵地瘫软在他身下。

“真不安分!”他轻轻在她耳边吹气。他会让她知道,她永远抗拒不了他。

一手箝制住她乱动的小手,另一手扯过腰带,俐落地绑住她的双手。

“放开我!你想做什么?”她胡乱挣扎著。

他绑得不紧,怕伤了她细致的肌肤,可是要挣脱开来也没那么容易。

今天没达到目的,他是不会饶过她的!

“聪明的小雁儿……你是明知故问。”他菱形的薄唇勾著一抹恶魔的微笑,到嘴的猎物怎么可能不享用?

她太不了解男人的本性,越是抵抗,只会越引起他狩猎的欲望。

他拱起两臂,精壮的手臂支撑在她的小脸旁,两人四目相交,那一瞬间仿佛全世界只剩下他和她,就像梦一样……她不敢呼吸得太用力,精致的脸蛋涨红不已。

返回继续阅读热门武侠情色

武侠情色
点击:4707-0703:04美艳师伯李莫愁1
点击:11011-1813:58被凌辱的黄蓉1
点击:5207-0703:03西游记之智淫火焰山
点击:5611-2608:18【女侠闵柔】(女侠受辱记)
点击:15712-0112:45新白娘子五人奸淫|一个色导航
点击:6402-1104:58情迷小晚香2
点击:12908-0602:35【小龙女淫记】(神雕侠侣外传-小龙女前、后篇)
点击:6607-0503:06另类黄蓉1
点击:5203-1216:48【中篇】三国貂蝉
点击:10611-1814:13笑傲神雕后续之神屌伏娇
点击:5306-1702:45落入日本宪兵手中的两个国军女情报员
点击:7302-1104:48金庸时空5(完)
点击:3606-0401:41黄蓉的故事1
点击:10502-1104:45金庸时空
点击:10411-1814:09古代性奴
点击:8811-2913:39【穿墙隐形人】(1-3)
点击:7711-1814:10阴阳和合散
点击:7606-2002:27女明星之大乱斗
点击:8811-2510:15绝艳观音[完][作者:淫荡佳人](一)
点击:8611-2509:55古代幼文
点击:11311-2809:10( 古典系列 )玉女盟第一部分(全文完结)
点击:9107-0102:53春药迷奸小龙女
点击:4003-1216:48三国万人奸少女孙尚香+貂蝉
点击:7009-2521:00神雕后传幻淫记
点击:10006-2603:49斗破苍穹
点击:3806-1402:26武林中的那些娇妻们
点击:11902-1104:57情迷小晚香
点击:6707-0503:10三国荡妇貂蝉1
点击:6911-1813:59被凌辱的黄蓉2
点击:7711-2913:03【被鬼奸的女人】作者:不详
情迷小晚香3,韦小宝奉旨沟女,韦小宝老婆乳头,韦小宝乱后宫小说,韦小宝三级音影先锋,韦小宝淫陈圆圆
韦小宝奉旨沟女-明星合成按摩鸡巴处女膜开苞成人电影网址亚洲电驴无码 啪啪色情描述传送门骑士改名字,丁字裤自慰美女图片 忠心耿耿是什么意思娇妻淫水鸡巴呻吟韦小宝奉旨沟女日逼淫片全视频。。。
TOP反馈